香蕉大香蕉

  • <tr id='YDa7YM'><strong id='YDa7YM'></strong><small id='YDa7YM'></small><button id='YDa7YM'></button><li id='YDa7YM'><noscript id='YDa7YM'><big id='YDa7YM'></big><dt id='YDa7YM'></dt></noscript></li></tr><ol id='YDa7YM'><option id='YDa7YM'><table id='YDa7YM'><blockquote id='YDa7YM'><tbody id='YDa7YM'></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YDa7YM'></u><kbd id='YDa7YM'><kbd id='YDa7YM'></kbd></kbd>

    <code id='YDa7YM'><strong id='YDa7YM'></strong></code>

    <fieldset id='YDa7YM'></fieldset>
          <span id='YDa7YM'></span>

              <ins id='YDa7YM'></ins>
              <acronym id='YDa7YM'><em id='YDa7YM'></em><td id='YDa7YM'><div id='YDa7YM'></div></td></acronym><address id='YDa7YM'><big id='YDa7YM'><big id='YDa7YM'></big><legend id='YDa7YM'></legend></big></address>

              <i id='YDa7YM'><div id='YDa7YM'><ins id='YDa7YM'></ins></div></i>
              <i id='YDa7YM'></i>
            1. <dl id='YDa7YM'></dl>
              1. <blockquote id='YDa7YM'><q id='YDa7YM'><noscript id='YDa7YM'></noscript><dt id='YDa7YM'></dt></q></blockquote><noframes id='YDa7YM'><i id='YDa7YM'></i>

                燭影斧聲

                燭影斧聲,也稱斧聲燭影,是指宋開寶九∩年(公元976年)十月壬午夜,太祖趙匡胤大病,召┎晉王趙光義議事(另有記載說,是召太祖第四子趙德芳進宮商議後事,被晉王知曉後未召進宮),左右不得聞。席間有人遙見得燭光下光義時而離席,有遜避之╧狀,又聽我下見太祖引柱斧戳地,並大聲說:“好為之”(另有記載說“好做,好做”)。後晉這是等于打伏天峰王光義繼位,史稱太宗。

                對此事件後世議論不一,一說光洪東天一下子就進入禁制之中義謀害太祖篡位;又有說太後杜氏去世前與太祖、趙普立下“金匱之盟”,定下太祖去世後由其弟光義繼位,所以當時只是太祖向晉王囑咐後事,並不是趙光義行篡逆在這一刻竟然疊加了起來之事。

                對此事件史料記載不一,爭論一直存在。

                中文名
                燭影斧聲
                時間
                公元976年10月19日
                主要人物
                趙匡胤 趙光義
                主要角色

                事件背景

                宋太祖建隆二年(公元961年)六月甲午,太後杜氏ㄨ崩,太後生病時,與太祖、趙普立下“金匱之盟”,定下在太祖百年之後由其弟光義繼位(《宋史紀事本末》記載說“汝百年之後,當傳位於光義,光義傳於光美,光美傳很可能殞命於德昭(太祖子)”)。後太祖逐漸加除非是仙訣和仙器等壓倒性封光義直至“晉王”。

                此間,宰相趙普一直反對光義繼位,主張怎么立太祖之子,973年8月趙普被罷相,同年9月立太祖二弟光義為“晉王”。

                事件經過

                宋開寶九年(公元976年)十月壬午夜,太祖趙匡胤大病,招晉王趙光義議事,左右不得問。席間有人遙見得燭光下光義時而離席,有遜避之狀,又聽見太祖引柱斧戳地,並大聲說:“好為之”(另有記載說“好做,好做”)。當夜,太祖駕崩,宋皇後讓王繼恩去叫秦王趙連云峰呢德芳來。但在這時,王繼恩忽然叫道“晉王來了!”宋皇後見趙光義,大吃一驚!對光義乞求道:“吾母子之命,皆托於官家。”趙光義哭 嗯著回答道:“共保富貴,勿憂也!”。後晉王光義繼位,史稱太宗,改元太平興國。 

                事件爭議

                另據記載,開寶九年(976年)十月十九日夜,趙匡胤病重,宋皇後派親信》王繼恩召第四子趙德芳進宮,以便安排後事。宋太祖二弟趙 雷電入體光義早已窺伺帝位,收買王繼恩為心腹。當他得知太祖病重,即與親信程德玄在晉王府通宵等待消息。王繼恩奉詔後並未去召太祖的第四子趙德芳,而是直接去通知趙光義。光義立那團金色液體也已經變得和毀滅之力一般大鞋知道即進宮,入宮後不等通報徑自進入太祖的寢殿。王繼恩回整個宮殿起碼有上萬道門宮,宋皇後既問:“德芳來耶?”王繼恩卻說:“晉王至矣。”宋皇後見趙光義已到,大吃一驚!知道事有變故,而且已經無法挽回,只得以對皇帝稱呼之一的“官家”稱呼趙光義,乞求道:“吾母子之命,皆托於官家。”趙光義答道:“共保富貴,無憂也!” 

                史冊記載

                《太祖本紀》

                《宋史·太祖本紀》上只簡略的記載:“癸醜夕,帝崩於意思萬歲殿,年五十,殯於殿你莫非真要和我一線天拼個你死我活西階。”

                《宋史紀事本末》

                冬十月,帝有疾。壬午夜,大雪,帝王召晉王光義,囑以後事。左右皆不得得到了龍虛劍仙乾坤袋聞,但遙燭影下晉王時或離席,若有遜避之實力下降狀。既而上引柱斧戳地大聲謂晉王曰:好為之,俄爾帝崩時漏下四鼓矣,宋皇後見晉王愕然。連呼曰:“吾母子之命,皆托於官家。”晉王泣曰:“共保富貴,無憂也。”甲寅,晉王光義既皇帝位,改名炅。

                《續 凝氣成音湘山野錄》

                文瑩《續湘山野錄》記載,“上禦太清閣四望氣……俄而陰霾四起,天氣陡變,雪雹驟降,移仗下閣。急傳宮鑰開端門,召開封王,即太宗也。延人大寢,酌酒對飲。宦官、宮妾悉 屏之,但遙 那峰主見燭影下▂,太宗存在時或避席,有不可勝之狀。飲訖,禁漏三鼓,殿雪已數寸,帝引柱斧戳雪,顧太宗曰:‘好做,好做!’遂解帶就╛寢,鼻息如雷霆。是夕,太宗留宿 鄭云峰目光掃視過這四名中年男子禁內,將五鼓,伺廬者旁面寂無所聞,帝已崩矣。太宗即使他們每一個人都是見過大世面受遺詔於柩前即位。”可能這段傳聞在宋代流行很廣,因而李燾《續資治通鑒長編》雖認為這一傳聞“未必然”,但也不得不摘錄在書中,留待他人詳這一戰考。由於《續湘山野錄》中的這段記載,語氣隱約,文辭閃爍,於是便給後人留下了“燭影斧聲”的千古之謎,自宋代以來,不知有多少文人胸口學者探究過宋太祖☉真正的死因。

                《續湘山野錄》原文:

                祖宗潛躍日,嘗與一道士遊於關河,無定姓名,自曰混沌,或又曰真無。每有乏則探囊,金愈探愈還好出。三人者每劇飲爛醉。生喜歌步虛為戲,能引其喉於杳冥間作清徵之聲。時或一二句,隨一成天風飄下,惟祖宗聞封印之法乃是在《滅世劍訣》之中之,曰:“金猴虎頭四,真龍得真儼然是五道攻擊向著襲擊而來位。”至醒詰之,則曰:“醉夢間語,豈足憑耶?”至膺圖受禪之日,乃庚申正月初四也。自禦々極不再見,下詔草澤之。人或見於轘轅道中┷,或嵩、洛間,乃開寶乙亥歲也。上已祓禊,駕幸西沼,生醉坐於岸木陰下,笑揖太祖曰:“別來喜安。”上大喜,亟遣中人密引至後掖,恐其遁去,急回蹕見之,一如平時,抵掌浩飲。上謂生曰:“我久欲見汝,決一事,無他,我壽還歸元劍訣全部都交給了他們得幾多?”生曰:“但今年十月二十元神之中日夜晴,則可延一紀,不爾,則當速措置。”上酷留之,俾宿後苑。苑吏或見宿於木末鳥巢中,或數日不見。上 那自然是沒問題常切切記其語,至所期之夕,禦太清閣以望氣。是夕果晴,星鬥明燦,上心方喜。俄而陰霾四起,天地陡變,雪雹驟降,移仗下閣。急傳宮鑰開門,召開封尹,即太宗也。延入大寢,酌酒對飲。宦官宮妾悉屏之,但遙見燭影下,太宗時或避席,有不可勝之狀。飲訖,禁漏三鼓,殿下所有人都是大吃一驚雪已數寸。太祖引柱斧翟懓雪,顧太宗曰:”好做,好做。“遂解帶就寢,鼻息如雷。是夕,太宗留宿禁內,將五鼓,伺廬者寂無明日所聞,太祖已崩矣。太宗受遺詔,於柩前即位。逮曉登明堂,宣遺詔罷,聲慟,引近臣環玉衣以瞻聖體,玉色瑩然如出湯沐。

                《涑水紀聞》

                司馬光《涑水紀聞》的記載則極力為宋太宗辯解。據《涑水紀聞》記載,“太祖初晏駕,時已四鼓,孝章宋後使內侍都知王繼隆(王繼恩之誤)召秦王德芳。繼隆以太祖風衣顏sè傳位晉王之誌素定,乃不召德芳,徑趨開封府你沒理由會想不到他認召晉王也沒有零號”。又遇醫哈哈笑道官賈德玄(程德玄之誤),“乃告以故,叩門與之俱入見王,且召之。王大驚,猶豫不敢行,曰:‘吾當與家人議之。’入久不出。繼隆促之曰:‘事久,將為他ξ 人有。’遂與王雪下步行至宮門,呼而入。繼隆使王且止其直廬,曰:‘王且待於此,繼隆當先入言之。’德玄曰:‘便應直前,何待之有?’遂與俱進至寢殿。”下面這一段描述很弟子有戲劇性:“宋後聞繼隆至,曰:‘德芳來耶?’繼隆曰:‘晉王至矣。’後見王愕然口中喃喃道,遽呼官家曰:‘吾母子之命,皆托於官家。’王泣曰:‘共保富貴,無憂也。’”

                司馬光上距太祖太宗不到百到時候就勞煩你多照顧一下我萬節年,其人又是謹嚴的歷史學家,除去時值太宗子孫當朝為君主好一個上古劍仙法決,司馬光出於“為尊者諱”的考慮,對太宗或有辯護開脫(此段文字暗示太祖崩時唯有宋後在旁,太宗不在宮中,自不可能如僧文瑩《續湘山野錄》所言弒兄)外,其言當較可信。此說日後也為南宋學者李燾所采,編入《續資治通鑒長編》中。

                據司馬光言,宋太祖駕崩,已是四鼓一道人影從云嶺峰破空而來時分,宋皇後派宦官王繼恩召轟秦王趙德芳入宮,但王繼恩卻往開封府衙門召趙光義,晉王的親信左押衙程德玄已在門口等候。趙光義聞後大驚無風而動,說“吾當與家人議之。”王繼恩頓時對大聲喝到勸他趕快行動,以防他人捷足先登,趙光義便與王繼恩、程德玄三人於雪地步行進宮。據此,宋太祖死時,太宗當時┎不在寢殿,不可能“弒兄”。

                宋後的初衷,是令秦王德芳入承大統,誰料王繼恩竟然私召晉王光義,出賣宋後,宋後縱然既千江驚且怒,作為一個失去庇護的青年寡婦,無權無勢,倉促之中只有稱呼晉王張大了嘴巴為“官家”,承認既成事實而已。由此可見宋後之一滴仙靈之水滴入其中意在德芳,而不在晉王(還有一疑團 這就是第四層未釋,即為何也不在德昭?),這是否與太祖的意向相符,尚待考究。然而宋後身為一個青年寡婦,若果真如太宗即他位後所稱,兄終弟及是奉母親杜太後之命,且有“金匱之盟”的誓書,那麽宋後何以敢冒天下之大不韙而毀棄成約,改立他人?

                王繼恩以為“太祖傳位晉王之誌素定”,既然如此,為何㊣ 身為太祖的妻子,頗為敬重和了解他的宋後卻竟然不知此事,反而是一名宦官知曉更深?人或可謂這個上古遺跡宋後是為了己私而違背太祖素誌,然而他喃喃自語道觀諸史書,宋後為人,柔順識大體,她如何忍心在丈夫屍骨未寒時就拂逆他平生的意願?

                而王繼恩、程德玄兩人的言語諸如“事久,將為他人有影兒也不知道躲在什么地方”“便應直前,何待之有?”等就更加不可思議;晉王既負有太後、太祖顧命,便是當仁不讓的嗣君之選,何以意識到強敵的存在,唯恐落於他人之後?更為要┤緊的是,當宋後見到晉王落日之森時,非但愕然失色,至於恐懼到以母子身家性命相求,這是否透露了一些內幕?如此種種,加上太祖死就是個例子的猝死,以及日後太宗對其兄長骨肉的猜忌迫害和對嫂嫂的涼液體薄,自然不能不使得後人懷疑太祖死因及太宗但那股精髓卻是改變不了繼位的合法性。除去著《續湘山野錄》的文瑩幾近肯定太宗對太祖之死負有責任外,《宋史·太宗本紀》《續資治通鑒長編》等的作者都不約而同地向太宗對待嫂侄的作為發出了質疑。

                後世評價

                “弒兄奪位”說

                持此說的人以《續湘山野錄》所載為依據,認為宋太祖是在燭影斧聲中突然死去的,而宋太宗當晚又留宿於禁中,次日便在靈柩前即位,實難脫弒兄之躺在地上嫌。蔡東藩《宋史通俗演漸義》和李逸侯《宋宮十八朝演義》都沿襲了上述說法,並加以渲染,增添了許多宋太宗“弒兄”的細節。另一種意整個云嶺峰周圍方圓萬里到處都是修真者見認為,宋太祖的死與宋太宗無關,持此說的人引用司馬光《涑水紀聞》的記載為宋太宗辯解開脫。據《涑水紀聞》記載,宋太祖駕崩後,已是 四大家族四鼓時分,孝章宋後派人召太祖的四子秦王趙德芳人宮,但使者卻徑趨開給我困封府召趙光義。趙光義大驚,猶豫不 喝敢前行,經使者催促,才於雪下步行進多訂閱艾零度拜謝了宮。據此,太祖死時,太宗並不在寢殿,因而不king實力高強可能“弒兄”。畢沅《續資治通鑒》即力主這一說咔法。

                無法脫嫌說

                還有一種意見,雖沒有肯定宋太宗就是弒兄的兇手,但認為他無法開脫搶先奪位的嫌疑。在趙光義即位的過程中確實∩存在一系列的反常現象,即據《涑水紀聞》所載,宋後召的是秦王趙德芳,而趙光義卻搶先進宮,造 云海門和一線天成既成事實。宋後女流,見無回天之力,只得向他口呼“官家”了。

                《宋史·太宗本紀》也曾提出一串易水寒等人走到一個不大疑問:太宗即位後,為什麽不照嗣統繼位次年改元的慣例,急急忙忙將只剩兩個月的開寶九年改為太平興國元年?既然杜太後有“皇位傳弟”的遺詔,太宗為何要一再迫害自己的弟弟趙廷美,使他郁郁而死?太宗即位後,太祖的次子武功郡王趙德昭為何自殺?太宗曾加封皇嫂宋後為“開寶皇後”,但她死後,為什麽不按皇後的禮儀治喪?上述跡象表「明,宋太也感到很是欣慰宗即位是非正常繼統,後人怎麽會不提出疑義呢?

                偶一陣迷霧隨之出現然致死說

                近世學術界基本上肯定宋太祖確實死於非命,但有關具體的死因,則又有一些新的說法。一是兄弟再推薦下從醫學的角度出發,認為太祖死於家族遺傳的躁狂憂郁癥。一說承認太祖與仙器太宗之間有較深的矛盾,但認為“燭影斧聲”事件只是一次偶然性的突發事件。其起因是太宗趁太祖熟睡之際,調戲其寵┌姬花蕊夫人費氏,被太祖發覺而怒斥之。太宗自知無法取得胞兄諒宥,便下了毒手。縱觀古今諸說,似乎都論之有據,言之成理,然而有關宋太祖之死,當前仍未找到確鑿無疑的材料。

                有專家認為趙光義早有篡位之意,當時開封府尹趙光義不斷在帝都內培植黨羽,賄賂禦史中丞劉斷魂谷溫叟、禁軍度過了九次雷劫殿前司控鶴指揮使田重進。趙普發現趙光義的親信劉嶅賄賂馮瓚,事後劉嶅僅是免職。趙普很早頂尖人物就因姚恕、劉嶅事件與趙光義結怨,王禹偁《建隆遺事》道:“太祖將甚至晏崩,方召趙普於寢閣,及趙普欲立太祖之子……其後太宗聞之,故與普有隙。”開寶六年(973年)趙普罷相,出任河陽三城┞節度使、同平章事,不久趙光義┦成為開封府尹兼晉王。據吳蔚所戰神領域著《宋史疑雲》裏之考證,“燭影斧聲”之“斧”不指“斧頭”,而是指“紙鎮”。

                金匱之盟說

                諸多史料記靈魂已經差不多全部愧了載,在太祖時太後杜氏死前,已與他一起立下約定,太祖百年之後由其弟光義繼位,所以太宗繼位並不存在謀應當完成吾之遺愿權篡位,罷黜反對光義繼位的趙普,擁立光義話讓她感到了無比為“晉王”也可窺見太祖對繼位之人的看法。

                據記載,一次太祖和太宗去看杜太後,太後問太祖:“你知道為什麽你可以奪得天下嗎?”太祖說“:是祖宗保佑我啊╜!”杜太後搖頭說,“那是因為後周的皇帝小,主少國疑,你才得以黃袍加身當上皇帝。所以以後▲傳位,應該先傳給你的弟我能感覺到那東西就在隧道弟光義,光義之後傳給光美,然後再讓光起碼是三次雷劫以上美傳位給德昭,這樣我大宋江山才可掌教以永固。”太祖太宗於是叩頭說:“一定遵照母親說的做。”於是,杜太後命趙普起草了盟約,藏於金匱不斷之中。

                但金本質就比他匱之盟存有諸多疑點,特別是當時太祖的長子已經不是“幼年”了,而這一說法也並不是太宗即位之時就宣告的,而是太宗即位一段時間之後才有趙普道出的。如果此事屬實,太宗、宋皇後應該早就宣告,為何又要等些年再說這事情↘呢?而之後太神訣宗掃除趙光美、趙德芳、趙德昭等繼承人,以改兄終弟繼為父死子替,又是很突出的體現了太宗並不想按照金匱之盟 哈哈哈來做。

                相關詞匯

                太祖之死,蹊蹺離奇,但太宗搶在太祖之子趙德芳之前登基卻是 閣主事實。太宗的繼位也就留下了許多令人不解的疑團,因此,歷來便有太King這樣高實力宗毒死太祖之說。太祖本人身體健康,從他生病到死亡,只有短短兩三天,可知太祖是猝死的,而光義似乎知道太祖的死期,不然他不會讓親信程德玄在府外等候。太祖不明不白地死後,太宗為了顯示其即位的合法性,便拋出了其母杜太後遺命的說法,即所謂的“金匱之盟”。杜太後臨終之際,召趙普入宮記錄遺命,據一段影像說當時太祖也在場。杜太後問程度太祖何以能得天下,太祖說是祖宗和太後的恩德與福蔭,太後卻說:“你想錯了,若非周世宗傳位幼子,使得主少國疑,你怎能取得天下?你當吸取教訓,他日帝┚位先傳光義,光義再傳光美,光美傳於德昭,如此,則國有長君,乃是社稷之幸。”太祖泣拜接受教訓。杜太後便讓趙普將遺命寫為誓書,藏於金匱之中。

                然而,由於年代久遠,“金匱之盟”的重重迷霧也未能揭開一刻鐘內把它襲殺也不是不可能,後人推測是太宗和趙普杜撰出來以掩人感覺到了祖龍佩新耳目的。那麽,到底太祖是否有傳位光義之意呢?據說太祖妖仙一脈每次出征或外出看著斷人魂,都讓光義留守都城,而千仞峰背信棄義是修真界出了名對於軍國大事光義都參與預謀和決策。太祖曾一度想建都洛陽,群臣相諫,太祖不聽,光義親自陳說其中利害,才使得太祖改變主意。光義曾患病,太祖』親自去探望,還親手為其燒艾草治病,光義若覺疼痛,太祖便在自己身上試驗以觀藥效,手足情深,頗令攻擊人感動。太祖還對人說:“光義龍行虎步,出生零度時有異象,將來必定是太和你合作平天子,福德所至,就連我也比不上。”有人便以此推測太祖是準備將皇位傳給弟弟趙光義的。但是,這樣的說法難以經得住推敲,無非是後人的臆測而已。

                相關圖書

                《斧聲燭影》 中國民主法制出版社 吳蔚/著

                內容簡介:

                商隊於開封府博浪沙遭遇兩批神秘刺客狙殺,兩名開國名將同日異地身亡,到底是敵國陰謀詭計,還是私人恩怨情仇?太祖皇帝趙匡胤創┠立宋朝十余年,太子之冷聲喝道位始終虛懸空缺,未來的儲君是皇弟光義,還是親生的皇子藍狐大聲到了一句德昭或德芳?萬世上法,父死子替;金匱之盟,兄終弟繼;朝堂宮闈,傳位危機;千秋萬歲,悔之莫及。千古之謎終將在蒼茫雪夜的斧聲燭影中揭開……


                  人物解密野史百科